我们应该活成什么样?

我们应该活成什么样?

十月 16, 2020 阅读 14 字数 1308 评论 0 喜欢 0

我们应该活成什么样?

这似乎是一个哲学性的问题,就好像“我们为什么要活”这个问题一样。思考它似乎有意义,又没有意义。

可前些天,我却真真的花了好几个小时去思考这个问题,并且也自认为得到了答案。你可能会又疑惑,又或是不屑:这中问题,你思考几个小时就有答案?

嗯,对,几个小时就有。我觉得有些问题就像是悟道一样,有长时间去探索的寻道的,也有顿悟的那种,而后者则需要在特定条件下才能实现,恰巧,我碰上了这“特定条件”。

在刚过十月时,我要做开学前的核酸检测,就电话和我作为医生大姨咨询了一下医院检测的流程,挂断电话前,我姨问我:你妈做检查了吗?我当时愣了以下,又很快的缓过神来,就问:做什么检查?然后得知了我母亲在村委社区组织的集中体检中,有一项“消化系统肿瘤”试纸检测为阳性。

这对我来说是非常突然的,而对于我母亲来说,她瞒着我们的这些天,也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我慢慢的问我母亲,她哭了,说:你走了,我再去医院复查,因为这再影响了你上学不成?我心中五味杂陈,家里的运势才刚刚好转,又遭这么大变故,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如果是真的,那我怎么能去上学呢?

我同我妈商量:明天我们一块去医院做检查,试纸测试的,未必准确,错误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母亲同意了。

夜晚,我设想了最坏的场景,做了最坏的打算。人在这种情况下,真的会往最坏的情况去想。

这两年来,家里的欠款基本上还清了,父亲也找了份收益还可以的工作,一年的收入也差不多;家里也有个弟弟,很淘气也很聪明。这生活本来是其乐融融非常和谐的,可若是真有灾病找上了家人,像测试的“消化系统肿瘤”那治疗开销还是很大的,现在整个状态也就被打乱了。

我想,若是母亲真的确诊了,我就去郑州找个工作,也就不再入学了,然后带上弟弟。这便是人生的另一条路了。

那时我忽然觉得:人生,并没有说非要怎么怎么样;可以读研读博,追求事业,寻求高薪;但是,家庭美满,生活悠闲,薪资低些,收入少些,又有什么不妥呢?生意场上觥筹交错是活,家庭里老婆孩子热炕头,也是活。

第二天,我同母亲去了医院,做了一次检查,等结果时,母亲让我去做核酸检测,我一直没去,母亲说:难道还要影响你升学不成?我说:研究生读了是好,不读也没什么影响。当时真的是已经做好了接受最坏结果的打算;等待结果的时候,内心承受着自己从未承受过的巨大压力,我想那时母亲承受的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结果出来后,我一把夺过了结果单,看到了上边写着的两个大大的繁体字“阴性”,我瞬间松了口气,母亲看了脸上也没有那么紧张了;之后医师看了化验单之后说:没事儿,应该是试纸测试操作不当,可能出错了。

我又问:那还用做进一步的检测吗?医师说:这都阴性,还做什么检测?没事儿,别担心。

还好,是虚惊一场。

回家途中,我还再三的向母亲确定那个单上写的是不是“阴性”;虽说是知道了结果,但总还是有种惊魂未定的感觉。


这件事儿真的对我感触深大,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

我也从中真的感触到了一点,就是人活一辈子,什么活法,怎样活,真的没什么固定标准,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能担起责任,能担起责任,就是做对了人;家庭幸福美满,就是选对了活法。其余的钱财什么的,都是在承担责任,保护家庭的路上捎带做的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