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小火车

绿皮小火车

12月 3, 2023 阅读 79 字数 1014 评论 0 喜欢 0

你有多久?没坐过绿皮小火车了?

昨天去相邻的S城,我问爱人说:“几点的高铁?”

“不是高铁,是绿皮小火车。”她嘿嘿地笑。

我忽地发现好久都没有坐过绿皮小火车了,似乎现在只有高铁的速度才能勉强和这闲时时间流逝的快慢放到一起去联想、去比较。

我们两个不是相邻或者相对的座位,上车前还在讨论要不要和某位乘客换个座?最终得到的结论是路途不远,其实分开坐也行。检票的时候,我回忆着之前坐绿皮小火车的我会怎么做;等到上车后,我径直坐到了她的对面,有乘客来了我问询下换座又或者再走就成。在高铁上倒也可以这样,但是总感觉没有在这有点年龄的小绿皮上随性。

过道另一边的几个座位上,坐着几位应该比父辈大几岁的老伯。我没问年龄,是从外貌上去大概看的,用“以貌取人”来概括这个结论简直合适不过。

车是从河南始发的,所以我听得懂他们的对话。他们似乎是在聊着即将入职的工作,其中一个外向一些的,戴着毛线帽的老伯说道:

“小工150一天 大工210;”

“不管吃,也不管住。”

“哟,那一天不就挣一百多?”

“一月下来三四千?”

另一个拿着容量大概1.5L蓝色塑料水杯男人接话道。我不知道他的回复里“不就”这两个字是认为“一百多”这个数字多还是少。在我学过为数不多的语言里都有些二义性词句,比如“enjoy” 又比如“低龄老人”。

“啤酒饮料矿泉水” “自适应度数的老花镜” “极速快充数据线”这些商品还在车厢里叫卖着。

大概是大家都带着自己的水杯,没有人买饮料。老花镜和数据线问的人倒是不少。

带毛线帽子的老伯花了几分钟,用10块钱买下了原来售价20的老花镜;到买数据线的时候,他还价倒是不好使了。

“10块行不?”

“不行”

“15?”

“15也不行”

“那16?”

“你这还不如一毛一毛的往上加”

老伯和售卖员一句一句的对着,相邻两排的大家也都笑着听。“你还不如一毛一毛往上加”这样的话,要是从高铁乘务员的嘴里说出来,估计要被教育说说话不好听了,但在这里,真的像极了街坊邻居斗斗嘴。

老伯没还价成功的数据线我在某个购物APP上搜了下,外形一样的(当然可能质量有差距)只要不到10块钱就能包邮。我没推荐老伯下载个app去网购,也没同他讲快充的线可能要配上对应的充电头和手机才能用。

老伯可能理解不了快充和普通的区别在哪里,在即使有适老化功能的app里也填不好正确的收获地址。

因为我同他们闲聊,问他们去哪里。他们的回答里并没有目的地。

我预想啊,未来不久的某一天,时速300多公里的高铁应该也是一趟绿皮小火车吧。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