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生最敬佩的男人,高于马克思。

我这一生最敬佩的男人,高于马克思。

十一月 11, 2020 阅读 30 字数 1090 评论 0 喜欢 0

我这一生最敬佩的男人,高于马克思。

今天是双十一,巧了,撞上了老爸的生日。

也回不了家,索性做个网上的孝子吧~ 老爸,生日快乐啊!!🎂

到现在都没理我嘞

能走到今天,考上大学顺道读个研,真的全靠家里人连哄带骗,也很幸运,自己能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不算富裕,却很快乐。

上小学时候跨村打群架,老爸知道了也从来不会说再训斥一顿什么的,只会让自己以后别太鲁莽,但是如果要打,就要放开打,出事了老爸担着(于是乎,后来又打架就给人砸了俩窟窿...)。

三四年级时候,穿越火线、DNF正火,每天放学都会偷偷跟着小伙伴去村里的黑网吧凑钱打游戏,没钱了就给旁边看别人玩,天天回家都七八点了;撒个慌,编个瞎话,以为就把老爸老妈唬住了。结果到过年时候,老爸说,来,给你个新年礼物,我到屋一看,桌上规整的放了台液晶电脑!

“先不给你联网了,别迷上网络游戏,有几个单机,你先玩着吧,真想玩网游了,给我说,带你去包夜。”

于是,我接触了我的第一代单机游戏:连连看、祖玛、红警、cs(现在看到cs都感觉是Computer Science了,日)还有极品飞车等等。可当时还是想玩能联机的CF啊,这些单机没法和同学一起玩,感觉着实有点无聊了。也不知怎么,老爸看透了我的小心思,每周六周日,带我去网吧打整整一上午的游戏,打了不知道几个星期,我就开始讨厌网吧了。

现在想想,当时我也就第一层,老爹怕不是站在了第五层。。。😂

到了高中,又想辍学了,想着以后做个体力活什么的也不会说饿死,给家人说了之后,家里人大都不同意,爸妈俩人纠结了很久,还是同意了让我出去,也算是出去看看校园外的世界。

后来我跟着同学去了建筑工地,做水电工,背钢管背电缆,那些天我才知道,我要是真辍学了,可能一辈子都要做这些事了。后来同学和工地老板闹了矛盾,我们几个要罢工回家了,包工头说,我是未成年,没算上工资,不给发!当时能想到的,也就是给家里打电话了,后来老爸给那包工头打了个电话,包工头给我了些钱,也算是结了尾。

从小到大,家里情况并不富裕,可我手里的钱从来没有紧张过,大学四年也从没张口问家里要过钱。他也似乎从来不担心我会乱花钱,也确实,给的钱多了,我也就真真的不怎么乱花了,反倒是还了解了定期、基金、黄金的一些知识,留下一个月生活费后,剩下的全投了进去。感觉老爸老妈给我的自由度总是很高,却又刚好让我能学到一些新的东西。

听老妈说,老爸年轻时候也是个浪子,晚上常去舞厅跳舞、还和人女生给操场看星星(老妈一口咬定,老爹至始至终没承认😂),也去当时刚开放的深圳漂过;还说当时给老妈写信,不会写的字就画圈,每次一提到这些,老爸就脸红,一点都没有所谓的“浪子”形象😏

结尾了,放两张老爹的照片~

旱鸭子也要有梦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